| 網站首頁 | 學會介紹 | 學會動態 | 學術會議 | 學術期刊 | 會員服務 | 西部中心 | 學科建設 | 
您現在的位置: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 >> 學會動態 >> 正文
范恒山: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與合作建設長江中游城市群

2006年國家實施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迄今已歷時15年。2021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頒發了《關于新時代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兑庖姟坊谌娼ㄔO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階段性目標要求,以貫徹新發展理念為導向,對推動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作出了全面部署,實現中部地區崛起迎來了新的機遇。長江中游城市群不僅是長江經濟帶的重要骨架,也是中部地區的核心支撐,在區域發展乃至全國發展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應當按照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總體要求,合作建設高能級高品位的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同時依托其引領帶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

一、中部地區崛起勢頭正勁、前景可期

《意見》認為,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實施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重大成就,“三基地、一樞紐”即糧食生產基地、能源原材料基地、現代裝備制造及高技術產業基地、綜合交通運輸樞紐的地位更加鞏固,經濟總量占全國的比重進一步提高,科教實力顯著增強,基礎設施明顯改善。社會事業全面發展,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中發揮了重要支撐作用。事實的確如此。深入觀察分析一下,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所取得的成就在一些方面體現得十分突出和清晰,主要是:

(一)經濟增長持續加快。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提出之前,中部地區經濟增長速度不僅低于東部地區,也低于西部,2006年跌入四大區域板塊的末位。中部人調侃自己是“不東不西、不是東西”。國家戰略提出后明顯提速,2008年地區增長超越東部,居于四大板塊的第二位;2017年,中部地區以9.86%的增速躍居四大板塊之一。2018年被西部小幅度反超,但2019年又回歸第一,超過西部2個百分點以上。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受疫情中心地區湖北經濟-5%的影響,中部地區整體增長明顯低于西部,但除河南偏低(1.3%)外、湖南(3.8%)、安徽(3.9%)、江西(3.8%)、山西(3.6%)四省都實現了3.6%—3.9%的增長水平。

(二)經濟總量占比不斷提高。在四大區域板塊中,中部地區2006年的占比為19.73%,2012年達到21.64%,2019年則達到22.13%;盡管受到新冠疫情的嚴重沖擊,2020年仍然達到21.87%。

(三)科教實力顯著增強。合肥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等一批重大科技創新平臺落戶中部,研發支出與地區生產總值之比明顯提高,關鍵核心技術攻關能力不斷增強,取得了一批具有區域和國際水平的重大科技成果。數字化、智能化建設大力推進,相關基礎設施走在前面,一批重要的高技術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建立。教育事業全面發展,區域優勢進一步鞏固,義務教育優質均衡和城鄉一體化加快推進,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程度顯著提高。

(四)城市品位大幅提升。大力推動農村人口向城鎮轉移,城鎮化水平顯著提高;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發展迅速,城鎮化空間結構不斷完善;武漢、鄭州成為國家中心城市,培育形成了一批省域副中心城市,城市群都市圈和中心城市的帶動作用進一步增強;結合功能優化和城市更新行動,長沙、合肥、南昌、太原等省會城市品質呈現革命性轉變,帶動了全域城市的高質量發展。

十多年前,我在有關場合就談到,綜合而言,中部地區將會是各區域中發展潛力最大、成長性最好的地區。我們看到,這種潛力正逐漸被激發出來,而中央的戰略指導和政策跟進起到了十分關鍵的作用。幾乎每一個重要時期,中央都頒布相關文件或規劃,指明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的方向與路徑。在2006年4月出臺《關于促進中部地區崛起的若干意見》的基礎上,2009年10月,國務院批準頒發了《促進中部地區崛起規劃》;2012年8月,國務院出臺了《關于大力實施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若干意見》;2016年12月,出臺了《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2019年5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西主持召開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工作座談會時指出,中部地區崛起勢頭正勁,中部地區發展大有可為。要乘勢而上,推動中部地區崛起再上新臺階。習近平還提出了8個方面的工作任務。新出臺的《意見》強調,中部地區要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充分發揮區域比較優勢,著力構建以先進制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著力增強城鄉區域發展協調性、著力建設綠色發展的美麗中部、著力推動內陸高水平開放、著力提升基本公共服務保障水平,著力改革完善體制機制,推動中部地區加快崛起。我們看到,在國家戰略推動下,過去十多年來中部地區實現了超常發展,而今處于新的發展時代,擁有了新的優勢,獲得了新的動能,必然前景輝煌,促進中部地區崛起計日可期。

二、實現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要力克短板、緊扣關鍵

國家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中部地區崛起的根本使命在于實現高質量發展。所謂高質量發展,概括地說,就是全面體現新發展理念的發展,是經濟質量、結構、規模、效益、速度、安全相統一的發展,是不斷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的需要的發展。具體說,高質量發展直接與下面四個方面的狀況相聯系:一是經濟發展是否充滿活力。高質量發展體現了供需高效銜接、高速循環,必然是充滿朝氣與活力的;盍χ苯芋w現為經濟的創造力、競爭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其背后隱藏的是實力、潛力和動力。如果要用一些指標來衡量的話,那么世界級品牌增長狀況、關鍵核心技術創新狀況、流動人口數量、數字經濟發展狀況等無疑應包含其中。二是社會運行是否和諧有序。和諧有序寓含的是各種社會要素、各類市場主體、各項重大比例關系等的有機結合與動態平衡,它涉及到公正的體制和有效的管理,體現為政府治理與社會調節、居民自治的良性互動,反映著國家及區域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水平。三是人居環境是否安全舒適。高質量的發展必然是有益于人民身心健康的綠色低碳發展,是人與自然的和諧共生。高質量發展不僅要提供充裕而優良的產品與服務,而且要建立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為人們提供天藍、土凈、水碧的美麗田園。四是人民生活是否開心快樂。高質量發展意味著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協調發展,意味著富裕與幸福的有機統一,意味著效率與公平的協調平衡,意味著存在感、獲得感、安全感、舒適感的一體融合。這不僅要求財富與收入的增長,還需要公平公正權利的保障。

推進高質量發展,中部地區具有諸多優勢,如地理區位獨特、資源要素豐富、市場潛力巨大,文化底蘊深厚等,但也不可以小視存在的問題與困難!兑庖姟分赋,中部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突出,內陸開放水平有待提高,制造業創新能力有待增強,生態綠色發展格局有待鞏固,公共服務保障特別是應對公共衛生等重大突發事件能力有待提升。還應當明白,許多優勢的呈現是附有條件的,處理不好就會轉化成劣勢。綜合而言,推進并實現高質量發展,中部地區面臨的主要挑戰有如下三個方面:

(一)協同發展的挑戰。對中部地區來說,協同聯動發展是實現高質量發展和加速崛起的關鍵路徑,但實現協同聯動面對著一系列關鍵因素制約。從自然地理環境看,雖然從整體上說,中部地區具有承東啟西、連南接北的中心與樞紐地位,但基于內部而言,其板塊的黏合度并不高,有的專家甚至認為中部地區在地理上難以構成一個完整的區域板塊。反之,中部地區的一些省域在地理位置上與其他區域板塊緊密關聯,促使他們愿意就近融合、傍鄰而行。這對推進跨區域合作十分必要,但卻不利于中部地區內部省域間的深層聯動。從產業結構看,除個別省份外,中部地區大部分省份間差異較小,同構度高。六省之中糧食生產區有5個,絕大部分屬于資源性省份,傳統產業比重較大,新興產業特別是先進制造業發展不足但省域間重復配置較為嚴重,這種狀況往往會形成地區間激烈競爭而阻礙主動深入的合作。從文化觀念看,中部地區各省份文化底蘊深厚,是中華文化的主要發源地和優勢傳統文化的標志性承載地。這里鐘靈毓秀、鸞翔鳳集,這種狀況滋養了人們自信自強和不服輸、敢拼搏的品格,有利于樹立進取意識,積極開展創新與突破,但也容易導致單打獨斗、自以為是和逞強好勝,對資源整合、地區聯動、機制耦合等造成不利影響。

(二)縱深開放的挑戰。開放是區域合作聯動的重要內容,是更為寬廣的經濟循環形態,是異于內需而又推動內需的促進經濟發展的一種重要動能,實施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將會大大加速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進程。但過去中部地區開放水平一直偏低,未來推動開放向縱深發展仍然充滿困難,其制約因素也涉及到地理、產業等方面。從地理區位看,中部地區依靠計劃配置資源的時代的確享有“居中”之利,自然而然成為資源配置的重區和物流運輸的樞紐。但市場機制配置資源則使沿海臨邊地區盡顯地緣之便,從某種程度上說,沿海臨邊成為了開放的象征和高水平開放的保障。中部地區處于內陸中心地帶,通江達海不僅面對各種區際阻礙和行政限制,而且存在交通基礎設施等的約束。雖然地跨長江黃河等重大水道,但受水道本身通暢水平和地區間發展基礎差異等的限制,深化開放難度較大。從產業層次上看,在四大區域板塊中,中部地區產業結構處于不高不低的水平,這種結構使中部地區在產業轉移承接中處于較為尷尬的狀態:東部轉來的不一定愿接,自身轉出的西部不一定愿要,“蛙跳效應”展現的較為明顯,也直接影響到中部與其他區域開放合作的深層次展開。

(三)空間統籌的挑戰;谫Y源稟賦等條件,中部地區成為國家重要的農產品生產特別是糧食生產基地,把飯碗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并讓飯碗中裝自己生產的糧食,中部地區做出了特殊的貢獻。但糧食附加值低,且難以依據市場機制大幅提價,因而很難憑其實現快速發展。與此相應的是,中部地區農村范圍較大,即使大力推進工業化、城鎮化發展,也不能隨意將農業用地轉為工業基地。在二元經濟體制仍然牢固的情況下,農村大范圍的存在意味著經濟發展的相對遲緩,也意味著經濟質量提升的特殊艱難。事實上,在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之前,中部地區存在不少貧困地帶,大約一半省份的貧困人口數量位居全國前列。城鄉融合發展并最終實現一體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產業空間布局的特點會直接影響到中部地區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進程。

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加快實現全面崛起,必須抓住機遇,把握優勢、正視挑戰,在一些關鍵方面下功夫!兑庖姟妨⒆阈掳l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從中部地區實際出發,提出了五個方面的重大任務,即堅持創新發展,構建以先進制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堅持協調發展,增強城鄉區域發展協同性;堅持綠色發展,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部;堅持開放發展,形成內陸高水平開放新體制;堅持共享發展,提升公共服務保障水平。貫徹落實好《意見》,扎實做好這些重點工作,中部地區無疑會邁上更高臺階、展現新的輝煌。

三、長江中游城市群在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進程中要勇往直前、爭當尖兵

以武漢、長沙、南昌等城市為主體的長江中游城市群,在一系列國家重大區域戰略推動下不斷發展壯大,成為國家特大型城市群之一,但仍然面臨著進一步改善結構、優化功能、提升品質等艱巨任務。對于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來說,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既是核心內容,又是重要支撐。長江中游城市群應當在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充分發揮引領帶動作用。

這樣做不僅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長江中游城市群及其高水平建設、高質量發展具有如下一些顯著特點:

(一)地位重要。長江中游城市群是中部地區城市群的龍頭,是長江經濟帶三大跨區域的城市群之一,是推動中部地區經濟發展的主體力量。2020年,長江中游城市群以全國3.4%的土地面積和9%的人口數量創造了約9%的經濟總量。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對促進中部地區加快崛起,對長江經濟帶的高質量發展都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二)條件優越。長江中游城市群綜合實力較強,是中部地區發展最好的地區;人口、產業和一些重要的創新資源高度聚集,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等支撐條件優良;市場體系相對完善,主體領域改革框架基本確立;社會治理能力較強,營商環境建設位居前列?傮w上說,長江中游城市群創新能力強勁、發展潛力巨大。

(三)狀況典型。中部地區發展存在的許多問題在長江中游城市群表現突出,由于城市關系的復雜性和長江中游城市群的高優勢,對這些問題的處置要求更高、難度更大。而作為先進和先行地區,還率先面對著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其先行先試能夠為其它地區探索道路、積累經驗。

(四)中央重視。合作推進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不僅成為中部地區相關省市的共識,也體現在一系列國家的戰略安排之中。2012年8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大力實施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鼓勵和支持武漢城市圈、長株潭城市群和環鄱陽湖城市群開展戰略合作,促進長江中游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國家提出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后,長江中游城市群成為了這一戰略和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交匯點,其高質量發展承擔起了一肩擔兩筐的作用。2014年9月,國務院頒發的《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提出,“把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成為引領中部地區崛起的核心增長極”。2015年4月,國家編制的《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規劃》正式出臺。這一規劃要求把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成為長江經濟帶重要支撐和具有一定國際影響的城市群,明確其戰略定位為全國經濟新增長極、中西部新型城鎮化先行區、內陸開放合作示范區、“兩型”社會建設引領區,并相應賦予了一系列先行先試的權利!堕L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2016年3月)《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2016年12月)、中央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體制的意見》(2018年11月)等重大規劃與文件都對推動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提出了具體要求。這次發布的《意見》還特別強調了加強長江中游城市群內城市間的合作。

(五)互動良好。過去十多年來,推進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的合作不斷向縱深拓展,取得了一系列成果。2012年2月,湘鄂贛三省在武漢舉行會商會,合作建設長江中游城市群(當時稱長江中游城市群集群)工作正式啟動。2013年2月,長江中游城市群省會舉辦第一屆會商會,由武漢、長沙、南昌及地處長江下游的合肥四個核心城市聯手牽頭,共同打造以長江中游城市群為依托的中國經濟增長“第四極”。至2020年,四省會城市會商會已舉辦了八屆,分別形成了《武漢共識》、《長沙宣言》、《合肥綱要》、《南昌行動》等一系列合作文件,各領域合作全面展開并不斷走向深入。這些努力,既為新時代推進長江中游城市群高質量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從這種基礎和所擁有的特殊地位出發,長江中游城市群應當身先士卒,承擔起推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先行者、排頭兵和動力源的職責。

四、建設高質量的長江中游城市群要強化合作、優化合作

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處于關鍵時期,承負新的使命、面臨新的機遇。契合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面對你追我趕、爭先恐后的激烈競爭環境,長江中游城市群要超群出眾、持續實現跨越發展,既需要各城市各地區自身的砥礪奮進,更需要相互間的團結合作。應按照《意見》的要求,學習借鑒先進地區特別是長三角地區的經驗,進一步強化合作,優化合作,協力推動長江中游城市群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

(一)充分認識合作聯動對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的重要性。地區間、城市間的合作聯動的好處是多方面的,有利于實現合理分工,從而減少乃至避免資源要素的低水平重復建設,推動做強做大地區比較優勢;有利于在更大范圍內整合和配置資源要素,提高整體創新能力,實現優勢互補、相互支撐;有利于打通行政阻隔實現優質公共服務的跨地區共享,讓發展成果惠及更多的人群,加快改善提升民生福祉;還有利于凝心聚力、攻堅克難,有效化解棘手難題和重大風險。

過去幾十年來我國經濟社會獲得了長足的發展,其動源來自各個方面;谡畬用婵,除了來自中央的科學決策,精準調控外,主要依靠各個地區的積極主動的創造性工作。萬馬奔騰、百舸爭流的比學趕超給中國經濟注入了持續的能量和不竭的活力。但我們應認識到,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另一種強大力量來自于合作聯動。深入分析我國的發展狀況,能夠看到兩個明顯的事實:一是伴隨激烈的競爭,存在著地區間的相互封鎖和惡性爭奪,這帶來了“大而全”、“小而全”的重復建設和捉襟見肘、力不從心的工作窘態;二是在熱熱鬧鬧氛圍表象下的是地區間實質性合作舉步維艱、踟躕不前。這意味著,推進區域合作具有很大的潛力與空間,如果能把合作聯動這股強大動能充分發揮出來,并通過合作聯動解決單打獨斗中存在的一些負面問題,經濟社會發展無疑會展現出更加強勁的勢頭和更為優良的品質。

建設長江中游城市群合作聯動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梢哉f,長江中游城市群率先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關鍵路徑在合作聯動,而從實際情況看,這方面的潛力仍然巨大。首先,長江中游城市群是由武漢城市圈、長株潭城市群、環鄱陽湖城市群等集合而成的,合作是前提、是紐帶,更是路徑。不合作就很難形成功能耦合、結構協調、相互支撐的城市群。從這個角度看,合作不僅決定著建設的效率,更決定著建設的成敗。其次,過去十年來長江中游城市群所涉地區主動作為、扎實工作,合作在各領域全面展開,取得了顯著成績,但仍然存在薄弱環節。從整體上說,城市群各城市、各地區間的競爭依然激烈,以已為先、畫地為牢的狀況依然明顯,競爭大于合作的格局沒有真正改變,不良競爭尤其是隱性不良競爭并不少見。具體而言,長江中游城市群在高端要素流動、優質公共服務共享、重要產業統籌、協同創新體系構建、功能平臺打造、治理規制對接等方面合作都存在明顯不足,深化的空間較大。長江中游城市群在關鍵領域和制度層面合作不夠深入,主要制約于行政板塊治理體制,但也與中部地區某些獨特的區情有關。其三,就全國而言,長江中游城市群各城市各地區的合作尚不處于領先位置。長三角地區、珠三角地區都有較長時期的區域合作探索,已形成了較為穩定的合作機制和成熟的合作方式。十八大以來,以跨區域跨流域協同聯動為重要指向的相關區域重大戰略的出臺,又為這些地區深化合作提供了基本路徑和強大動能。其中,中央要求包括安徽在內的長三角區域開展一體化發展探索,而一體化是區域合作的最高層次。在這樣的情勢下,猶豫彷徨或淺嘗輒止都會使地區發展陷入被動。長江中游城市群所涉地區應充分認識深化區域合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在充分激發內部活力或能量的同時,真心實意、真槍實彈開展區域合作,讓兩個輪子一起轉,兩只翅膀比翼飛,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加快促進中部地區崛起。

(二)立足一體化探索深化長江中游城市群城市、地區間的合作。一般的說,區域合作體現的是一個由淺入深的過程,其深度既決定于主觀努力,也決定于客觀條件。長江中游城市群有條件也有必要以一體化為基本指向推進區域合作。以省會城市為牽引的長江中游城市群城市、地區間的合作歷時近十年,已經體現出一定的深度,而作為全國經濟發展的高地和具有重要影響力的城市群,無論是基于自身的發展還是區域引領作用,都應著眼于最高層次、最深程度推進區域合作。何況國家已著手推動長三角區域一體化試驗,作為長江經濟帶的三大城市群之一,長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既應向其對標看齊,也應保持協同一致。如前所述,早在2012年8月,國務院頒發的《關于大力實施促進中部地區崛起戰略的若干意見》中就明確要求合作,促進長江中游城市群一體化發展。也就是說,推進一體化發展,也是國家對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的要求與期望。

基于長江中游城市群發展的現實基礎、未來目標和區域合作的內在邏輯等的綜合考量,長江中游城市群各城市、地區間應緊扣八個方面深化合作,包括推進四個方面的一體建設、四個方面的一體協同。

需要城市間、地區間一體建設的領域所具有的特點是,地區關聯度高、往往具有不可分割性;且事關全局,既涉及區域經濟社會的整體發展,又關系到普通人群的切身利益。大體上包括這樣四個領域:一是重大新老基礎設施。這是推進合作聯動的物理基礎與保障,應統一謀劃、一體建設,形成標軌一致、互聯互通、相互支撐的基礎設施體系。值得強調的是,日新月異的科技創新已使基礎設施體現出新的內涵,區際間的合作不僅要重視“鐵、公、機”等傳統基礎設施的一體建設,也要重視對數字經濟、信息網絡、智慧應用等新型基礎設施一體建設,實現新老融合和區際協同的有機結合。二是市場體系基礎制度。通過共同努力,一體建設高標準的市場體系,重點是,全面打破地區封鎖、行政分割,建立區域統一市場,實現資源要素的自由流動、自主配置;全面形成平等準入、公正監管的規制,平等對待各方、各類投資經營者;全面建立信用體系,形成誠信守法,能動規范的市場秩序。三是綠色生態環境。實行生態空間共保和環境一體治理,形成推動區域水、土、氣質態持續優化和嚴格管控的聯動機制,建立跨區域、跨流域、全鏈條、多形式的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共同推動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四是基本公共服務共享體系;竟卜⻊毡憷蚕硎且惑w化的根本成果,是實現全域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核心內容。應健全標準體系、創新促進機制,保障區域居民平等的發展權利,推動跨區域便利共享高品質教育、醫療、文化、旅游等公共資源,增強人民群眾對區域一體化利益的直接感受。

為保障一體化持續推進并真正取得實效,還應努力做到地區間、城市間在一些重大事項上的一體協同。主要涉及這樣四個方面:一是戰略決策。除了協商制定一體化發展總體和專項規劃,共同推進年度工作方案的實施外,各地區各城市圍繞經濟發展所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包括重大戰略功能平臺設立等也應加強協商溝通,做到相互照應、有機對接,與一體化方向契合協調。二是產業發展。產業發展直接決定著經濟發展,而產業競爭是地區間的根本性競爭,產業同構是對區域乃至國家經濟發展最大的傷害。應基于各地的資源稟賦和比較優勢,統籌區域產業安排,力求錯位發展,有機串接。尤其在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的發展上應統籌謀劃、合理分工,切忌一哄而上,面面俱到,形成新的同質競爭。一些新興產業可以采取合作園區、聯動產業基地的方式實現共同發展。三是創新資源。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對推動產業基礎高級化和產業鏈現代化,建立現代化經濟體系起著核心支撐作用。各區域創新資源的相對有限,各自為戰不僅使創新資源更為短缺,而且會在競爭中相互削弱。要把創新資源的一體協同放到突出重要位置,通過完善體制機制、加強政策對接等構建協同創新體系,最大限度形成合力,增強區域整體創新水平。四是重大項目。項目是一體化推進的有效手段和一體化成就的堅實載體,直接影響著一體化的狀況。在努力推動實現一體化事項工程化、項目化的同時,應當加強城市間、地區重大項目建設的協調溝通,使其利于區域聯動,滿足高質量發展需要。

(三)探索建立有力推動長江中游城市群合作聯動的保障體系。在隸屬關系不同的行政區域間,以一體化為目標推進合作聯動具有特殊的艱難性和復雜性。要使長江中游城市群的合作不斷走向深入,最終成為區域一體化的示范區和國家高質量發展的帶動源,必須建立強有力的保障體系,形成高效率的推進機制?偨Y過去經驗并充分借鑒其他區域的成功做法,特別需要結合實際開展如下方面的探索:一是強化組織協調,建立強勁有力的推進機制。學習借鑒長三角區域“三級運作、統分結合”合作機制經驗,建立省級層面黨政主管組成的領導協調機制,統籌謀劃重大決策,協調解決重大問題,督促落實重大事項。進一步完善省會城市會商制度,明確責任主體、強化工作職責,形成處置高效、執行有力的工作機制。二是加強頂層設計,保障深化合作的正確方向和堅實力度。堅持規劃總攬、方案制導,協同制定一體化發展的總體規劃、專項規劃和年度工作方案,使之作為推進工作的指南和評估考核的依據。并根據形勢發展和實際需要針對解決突出問題,及時進行補充完善。三是強化法律支撐,推動一體化操作務實用力。認真落實國家法律法規,構筑一體化發展的法制基礎;積極運用省市立法權利,制定一批有利于一體化的法律法規;協商定立區域合作規制,以類法律的力度促優除劣。四是優化政策供給,增強一體化推進的動能與活力。加強溝通協調,形成與總體規劃相對接的有利于一體化發展的政策體系和治理格局;探索建立一體化促進基金,強化經濟手段對一體化發展的調節與支撐功能;及時借鑒國內各類改革開放先行區的成功做法,不斷創新一體化的推進方式與舉措;加強與國家相關部門的溝通交流,積極爭取政策指導和項目支持。五是推動干部交流,提高一體化發展的適宜性與協同度。探索建立有機互動的干部人事制度,嘗試對部分干部實行統一研究、交換任職選任機制;進一步加強干部的在城市群間的交換任職、掛職的力度,促進相互間、熟悉區情加強了解,增進互信。

最后,應努力推動長江中游城市群建設在現有基礎上進一步上升為新時代國家區域重大戰略。2012年,國務院已在相關文件中提出合力建設長江中游城市群要求,在今天長江經濟帶三大城市群中的其他兩大城市群都已納入國家區域重大戰略的情況下,進一步提升長江中游城市群的戰略高度,已成為推動長江經濟帶協調發展和促進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的迫切需要與邏輯必然。相關省市應積極匯報與溝通,以求獲得支持與認定。

來源: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

作者:范恒山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管理登錄 |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5-2022 中國區域經濟學會 京ICP備1503938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7182號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廠胡同1號社科院工經所 電話:010-68057169 郵箱:chinaregion@163.com 郵編:100006
业余 自由 性别 成熟视频 视频_野外少妇精品专区性色av_野狼一区二区三区天堂